返回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的页面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第677章 大明湖畔的狗血剧情

张汉卿来鲁的借口是检查济南军区的筹备状况,作为东道和一直的下属,张宗昌在大明湖历下亭里宴请少帅及于一凡一行。当时济南军区司令于珍、副司令荆有岩、山东省长何思源都作陪。

大明湖在济南市中心,与趵突泉、千佛山并称济南三名胜。湖水波光粼粼,鸢飞鱼跃,四下里都是荷花,湖畔垂柳依依,花木扶疏。于一凡光着脚丫坐在岸边戏水,湖光山色美人,相映成趣。所谓“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正是它的写照。

对于少帅的来意,大伙儿都有数,包括张宗昌。

都是南征北战的老友,难得不机会在一起叙叙话,少帅不提,于珍等人也就不会主动接这个茬。听少帅谈些访苏见闻、京城逸事,其乐融融。流水席摆上,张汉卿请于一凡入席。

只是几人在风景如画的湖边讲些军旅生杀故事,不去左下耦得品茗厅喝茶,却大摆宴席,令人有焚琴煮鹤之概。于一凡早就不耐烦了,她笑着说:“你们几个人哪里吃不得,偏要在乾隆爷故地糟蹋风景。”历下亭南面大门东侧有石碑横卧,上刻“历下亭”三字,就是乾隆手书。

她指着腿边无穷莲叶,迎着微风发自肺腑地感叹:“多好的风景,就像一首诗。”

张宗昌笑着说:“要说诗,俺也能做。”

于一凡撇着嘴说:“我听过你的诗,什么小张良啦,咏闪电啦,真的是,嗯,别具一格呢。”

要说张宗昌的诗,还真的是别具一格,什么“忽见天上一闪电,疑是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闪电?”已经笑喷了北京文化圈。不过张宗昌却不以为杵,反而自信满满地说:“俺刚刚就又写出了一首诗。”

于一凡有心看笑话,便扬头问:“你又有什么大作出来?”

张宗昌自得地说,“文人都喜欢咏花,我今天就以为题作一首诗。”他也是有急智,略看一看,便摇头晃脑地吟哦道:“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跶”。

大伙儿都大笑,于一凡也是笑抽了,差点儿一头栽进大明湖里。她急忙定了下神,也不擦下脚,便带水套进鞋里:“我得赶快离远点,不然不小心笑抽了,掉进湖里真成蛤蟆了。”笑嘻嘻进了亭子,对着张宗昌:“这也叫诗?作这样的诗也好意思吃饭?”

张宗昌笑笑说:“俺们都是粗人,除了吃就没别的事可做了。不过当年济南头面人物也是在这里摆宴席宴请的乾隆爷和贵妃娘娘,也说明不管官大官小,这吃字是同一个心思。少帅就像乾隆爷,于小姐就是贵妃娘娘,我们都是做臣子的,除了请吃饭,也就是指望着少帅让我们升官发财了。”

他也是眼活,把少帅和乾隆相提并论,把于一凡比作娘娘,也是一种讨巧了。

别看他一幅大老粗的模样,其实他心思可不比一般人细。他知道自己能否保住荣华富贵,关键就在少帅身上,因此极尽阿谀之能事。而于一凡和少帅的关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拍少帅的马屁,远不如对于一凡来得有用。

尽管自己和张汉卿的关系做得隐秘,有心人还是从一系列的蛛丝蚂迹中看到一引起端倪。他们之间本来就亲近,现在关系更进一步,自然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特别的亲昵,以至于谷瑞玉首先有了感觉,她在私下里曾带羞问过于一凡:“你们之间肯定有故事。”

当然于一凡、张汉卿不说,再有谷瑞玉在于一凡欲说还羞中明白后也不则声,其他人就是知道也不会乱说,这让于一凡憋得很。她既想与人分享与少帅的快乐,又怕闹得满城风雨,因为北京已经有好多人和群体在呼吁修改、提倡一夫一妻制、反对娶妾制度了。

虽然她努力不往这方面想,但于凤至作为正妻的地位不可动摇,无论如何,她只能是妾的身份。张汉卿作为政坛的头面人物,不可能不顾忌到影响。

倒是有十几房小妾的张宗昌满不在乎地把她称为“娘娘”,那就是肯定了她的地位。虽然在这种场合下感觉辣辣的,还是对他有了些好感:“这个人话粗理不粗,倒是个心直口快的。”

张汉卿也笑笑,不管怎么说,被人拍马屁的滋味还是很舒服的,他也觉得自己俨然是中国新的帝王,如果不是不允许出现皇朝的话。前生对于小三是很鄙视的,但当自己处在这个地位,这个时代,又很欣赏于这个事物的存在。

妾比小三有公开的地位,是明正言顺的、为世俗所认可的,不需要偷偷摸摸,这个他喜欢。而且他从来不把自己的女人们认为是妾,而是----“娘娘”。

想到此,他兴致勃勃地问何思源:“仙槎,你知道大明湖畔曾经有个叫夏雨荷的女孩子吗?”

何思源是山东最有名的教育家和书香世家,对于山东的人文典故有着最权威的解读,他想了想回答说:“没听说过有这个人,她是做什么的?”

嗯,做什么的,琼瑶阿姨没有交待吧?难道里的人物是虚构的?

于一凡却留了心,她坐在张汉卿的身旁,使劲掐了他一下,“小姑父在济南还认识这个人?”她笑眯眯地问。

爱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夏雨荷,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个女孩的名字。这么有诗意的名字,而且能让自诩风流的少帅想起,一定是大有来头的。不过印象中小姑父好像没有来过山东啊,“难道昨天中午我午休的一会儿,他就和这个女人认识了?”

被误会了,呵呵,张汉卿只感到她的小手刺得他有点痒。于一凡,毕竟没有出很大的力。

“她是乾隆皇帝在济南认识的一位女子,后来没能进宫,就死在大明湖畔,不过生了个女儿叫紫薇,后来进宫找乾隆,被封了格格。”

应该是一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也很有看点,只要有这么个事,凭中国文人的特点,一定会被挖掘的,而且地方志里肯定会带一笔。

何思源再度沉思,然后摇摇头大煞风景地说:“不可能,是杜馔的。济南市志我看过,而且这里也没有这件事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