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的页面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第676章 不要武斗

此时东北新政第二个“三年计划”已经完成过半,原奉系国家统一委员会名下财政收入已突破13.6亿元,即使发生了直奉大战这样的人祸,连同被打烂了的豫、鲁、直诸省和京津地区也有约17.2亿元。

同期的日本经济因为陷入1920年危机后的萧条,且又发生了著名的关东大地震,使得当年财政锐减,从而当年中国国民收入达到约为同期日本的107%多。

时隔二十年,中国又一次在可支配财力上超过了日本!同时中国生铁生产已突破400万吨,钢材也突破100万吨,为铁路大建设提供了充足的经济与物力支持。

在此条件下,孙逸仙以巨大的热情投入到建设10万公里铁路的雄伟计划中,他通过与张汉卿的沟通,构想了横跨中国东西南北的四纵四横交通网:

三纵已经大体完成:京汉铁路与汉粤铁路只等待在武昌与汉口段以长江大桥连通,成为京广铁路;连接津浦线与苏浙沪铁路,成为京沪铁路,也依赖于长江大桥的建造;

从北京开始的与南满铁路平齐的京佳线,即经怀柔、热河承德、赤峰,至通辽,南北沿从大安连接哈尔滨,若有余力再直接连上佳木斯,既可绕开日本控制的南满铁路,又能增强北京对东北的战略控制能力。这条线目前只差京郊至怀柔和承德段,其它段已经开始通车。

此外为了连接经济不太发达的中部地区,建设一条从北京出发,经直隶霸州、衡水,山东聊城、荷泽,安徽阜阳至江西九江,成为小京九铁路,然后连南昌、吉安、赣州,进入广东龙川、东莞、深圳,伺机接入香|港九龙,成为大京九。

陇海线是连接中国东、中、西部的重中之重。经过几年努力,原人民军麾下的西安至宝鸡段已经完成,天水到兰州段也已基本收工,只差宝鸡与天水之间,和原直系下河南境内洛阳接西安段、徐州至连云港段。如果完成后,会再从兰州西北延伸到新疆迪化,成为兰新线。

从天津经北京、张垣、接贲红、二连浩特,直入外蒙古省城库伦的所谓“天伦”线,成为中央控制北方的战略交通线;

在青岛连通济南的“胶济线”基础上,从济南延伸到德州、衡水、石家庄,至山西太原、榆次一线,为将来利用山西丰富的煤矿资源做好准备。

等西南解放了,从浙江金华至贵州贵阳,经江西鹰潭,湖南株洲、娄底、怀化,成为横贯华南腹地的大干线金贵线;

这4纵4横贯穿了中国的各个方向、多个省份,成为各方瞩目的重大基建项目,不算已建成部分,新建部分约有5000公里。按照民国初年银元价值,修建每公里铁路约需洋元10.6万元,按照标准宽轨,每米长度约需钢材38公斤。

此一工程共需支出5.3亿元、19万吨钢材,没有奉系打下的工业和财政基础,这样的花费是难以想象的。为尽快实现经济效益,实行了修成一段就先行营运一段的办法。

想想正史上那个年代中国每年钢材总产量才不到4万吨,可知张汉卿为中国的强大付出了多少心血!

眼见得富国强兵的目标可以在手上实现,孙逸仙倾注了全部的热情。两大党派难得的在同一件事情上群策群力,让中国铁路建设的进程加快不少。为了降低筑路成本,张汉卿还采用了兵、工修路的方法,利用沿线驻守部队参加修路,后来由此诞生了中国第一支铁道兵。

这是后话。

大家都为建设新民国而出力,山东的张宗昌却心安理得地做起了他的土皇帝。山东本来就并不富裕,他为了供养不在中央财政供养系统内的“外籍兵团”,想方设法在鲁地刮地皮。横征暴敛之下,捐税竟多达50余种!

而且那个“外籍兵团”原本就是一些不规矩的各国杂兵组成,打仗时的勇猛还可圈可点,但在和平时期,未免有扰民滋事之事屡屡发生。于珍虽然多次约束,但成效不大。

山东省政|府建立之初,当时奉系元老都在关注与国民党、军在北京与北方势力范围的争夺,对他的约束很小。当省政|府依照中央各部建设对应的行政厅时,他以督鲁之姿多方干扰,并优先让自己看中的人升官发财。

年轻的省长何思源不是他的对手,在很多事情上还是他说了算,以至于民怨不小,连带着给人民党带来很大负面影响。

他虽然不是人民党员,但却被百姓看作是奉系中一员,否则,人民党为什么容忍他在山东那么久?而且现在听说他做了中华民国海军副总司令兼华北司令部参谋长,那是陆、海军一把抓的节奏啊!

各种消息传到中央,大都说张宗昌横行不法,仍然是一副军阀本色,让张作霖压力不小,他有心思调张宗昌出鲁。

可是张宗昌不傻,目前只有山东奉系着力最少,还能让自己蹦跶。到其它地方,不是要剥夺自己除了军权外所有的特权吗?他以各种方法推脱,大有“我爱鲁地,爱它一万年”的深情。

等到江浙闽平定,形势一片大好,这种情况下,收拾张宗昌已成为必要。

不过毕竟张宗昌久跟奉系,又有莫大功劳在身,也没有什么明确的大罪,用什么方法好呢?都知道张宗昌的火暴脾气,若是他一生气带兵反弹起来,倒是奉系的一大笑料了。

国防委员会讨论多次,有想让郭松龄出面劝说张宗昌远离政坛的想法。郭松龄在华北人民军司令任上,与张宗昌多有交道。但是自从张宗昌担任了海军副司令后,和司令部设在青岛的老郭起了多次龌龊,现在老郭的话也不灵了。

张汉卿却觉得此事易耳。凭着人民军目前的实力,张宗昌不傻,给他十个胆子也不会造反,这是他对张宗昌的了解。在很多人莫衷一是的时候,他携于一凡离开北京,坐火车去了济南。

这时候离他回京不过十天。不过三月初去苏联接着是德国,光在路上就花了两个月之久,回到中国已是盛夏了。

此次乘车,又有一番风味。因为到了国内,四周都是盯着张汉卿的眼睛,于一凡也衿持起来,除了夜深人静时偶尔跑到他的房间去温存片刻,平时都不敢乱来。这次她又坚持要一同出京,也是避人耳目、寻找再度两人世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