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的页面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第672章 大国抱负

民族精神对一个国家的存在、发展起的重要作用在德国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

从普鲁士王国到德国成立,作为一个国家不过才两百多年,其间经历了法德战争、英德战争,然后在和奥匈帝国结盟的基础上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并以失败告终,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双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再次失败后又在废墟中重新迅速发展起来,德国圆满阐释了什么叫日尔曼精神:教育、纪律、节俭、务实。

19世纪德国史学大师蒙森把大学、军队和关税同时并列,认为这三者是德国崛起的核心因素。

在19世纪中,德国建立起了一个庞大而多样的学校和培训体系。洪堡等人所推行的大学改革成就显著,它扭转了大学发展的方向,创立了德国式的研究型大学,也开启了现代大学的先河。

清末的李善兰曾对德国的教育有一个很精练的概括,说德国的教育体制的特点为“无地无学,无时非学,无人不学”,此说甚为精当,直到今天,这三条应当仍然有效。

普鲁士军官团对日本和中国的影响甚深,张汉卿的一些作法也是借鉴了它的优点。通过这个制度,德国在欧洲大陆上建立了一流的陆军,所向披靡。

普鲁士主导的德意志关税同盟是德国历史上经济融合以及经济和政治相互作用的最好范例。由于该同盟的发展,以及至能支配德国经济,更达成政治、军事联盟,然后德国统一是自然的结果。

它的活力表现在,从1886年到1913年这17年中,德国工业得到极大发展:城市化率达到60%,钢产量2794.3万吨,铁路里程61000公里,航运300万吨,均超过英国,煤炭产量接近英国,均超过英国,成为欧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工业强国和科技强国。

不过随着战败,德国也遭受了巨大的耻辱,被迫签订了现代史上最臭名昭著的凡尔赛条约。

因为凡尔赛是一个掠夺协议,所以法国将军福熙说:“这不是和平,而是一场二十年的休战!”希特勒发动二战,距签约刚好二十年零几个月。

威尔逊把盟约说成“弟兄的,友爱的宪章”,但是德国却为此付出了316.8亿美元的庞大赔款、1/8的领土和1/12的人口,以及海外全部殖民地。为此,德国大臣齐默尔骂道:“威尔逊是个伪君子,是历史上最卑鄙的罪恶。”

此外,德国还交出大量的战争物资:5000门大炮,2.5万挺机枪,3000门迫击炮,1700架飞机,5000台机车,15万节车皮,500辆卡车,公海舰队的全部150艘潜艇,并被美国夺去了50余万吨船只。

这一切,都在向昔日的雅利安民族身上播撒复仇的种子。

从普遍的德国军人的反应看,他们对于战败是不服气的。1919年6月21日上午10点,德国公海舰队在路德维希海军少将的密谋下集体自沉,包括10艘战列舰、10艘战列巡洋舰和巡洋舰、以及30多艘驱逐舰的52艘军舰坐沉在斯卡帕湾。

消息发出后,举世震惊,法国人十分愤怒,但伦敦却悄悄地表示欢欣鼓舞。

船舶的损失虽然令人尴尬,但欧洲人再也不能借机强大自身了,在可预见的未来,英国海军仍将保持头号海军强国的优势,所以一位英国海军上将甚至将自沉称为“真正的祝福。”

因为战胜国之间的小算盘,德国很快找到了从中拨乱反正的机会。

德国此时是魏玛共和国,现任总统艾伯特、总理是威廉-马克思。不过,张汉卿看中的却是另外一个人:外长施特雷泽曼。

德国政界始终有出类拔萃的人物,历史上对德国政治人物评价最高的三人:俾斯麦、毛奇和施特雷泽曼中,后者现在正在发挥他个人的魅力和巨大作用,在为德国的重新崛起积极努力。而张汉卿在“东西方之间平衡”的外交战略,就是受他的熏陶。

对于张汉卿这位传奇少帅,德国人对他的了解比张汉卿自己还要清楚,评价之高则让张汉卿汗颜。能在英、美、日的夹缝中脱颖而出几乎也即将统一全国,让中国经济正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向亚洲主要大国日本追齐本身就是一种奇迹。而他对美英和缓、对苏联敞开怀抱的外交理念也让德国政界赞扬。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对中国政|府伸过来的友好之手,德国政|府立即抓住了。

两国本来就没有什么矛盾,又几乎在相同的处境下,有着几乎相同的要求,这也是没谁了。关键是中国这位年轻的少帅,对德国的遭遇抱以强烈的同情,对它改善它的处境也有相当清醒的认识。

对施特雷泽曼来说,张汉卿对当前德国所面临的问题及内外部的压力了解之深是没人可以超越的,其对自己的外交理念是极度的理解且赞赏的,这让他起了强烈的惺惺相惜之感。长期以来,他的政策不被人看好,他也只能孤芳自赏以天下无人识荆自怜。

“德意志民族和中华民族都是伟大的民族,有过多次浴火重生的先例,正像涅槃的凤凰。我们处在这个最坏的时代,同时也是最好的时代,有共同的理想:那就是让国家再度强大起来,为此有许多可以做的事情。

中德两国可以在政治上相互信任,在经济上取长补短,在外交上互为助力,在军事上相互促进。我今天来,就是要把中德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德国虽然受到了制裁,但是仍然有先进的工业技术、军工能力;中国也刚刚被限制了军火的进口,但这不妨碍我们自力更生完善我们的军工体系。只是,光凭自己是很难在这工业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快速赶上的,这就需要我们进行充分的、深入的合作。

中国有储量巨大的资源,但是受限于能力无法更多地挖掘出来造福国家;中国有迫切的安全防卫需求却没有足够承担这个任务的军事力量;中国有学习先进经验的动力、经济建设的愿望却都没有充足的载体来助我们一臂之力…

而这一切都是目前德国可以给我们的。

当然中德交往是平等的,我们不会冀希望于给,而是希望开辟一个健康的通道,使得政治的、外交的、军事的、经济的交流更顺畅。这方面,顾维钧总长、潘复总长、杨永泰处长将会与贵国相应的单位进行逐一研讨。”

因为奉系与德国的交流长期不断,所以对于人民党政军中的高层,德国政|府在张汉卿访问之前都有研究。顾、潘都是民国政|府中举足轻重的总长,自然相当熟悉,可是这个杨永泰是谁?

这就要赞扬张汉卿的用人之道了。

举凡有一技之长的,不论其之前处于哪个阵营,也不论其在历史上有着什么样的作风,只要目前臭名不彰,愿意施展才华的,他都给予舞台。所区别的,只是认为安全的用在核心位置,不可靠的用于能资发挥长处的非关键岗位。

所以各路降将官员,无论是皖系、直系还是北洋旧臣,他都尽量人尽其才。

这个杨永泰,历史上号称国民党的“卧龙”,曾担任老蒋重庆行营的秘书长,替老蒋用军官训练团的方式网罗川军营以上军官从而收伏了四川。另外西北军服三马、收靖国军都用他的方法。

他因为是广东茂名人,所以开始是追随孙逸仙的,1913年加入国民党,次年当选为第一届国会参议员,后任众议院议员兼财经委员会委员长,很早就显示出了政治能力。

1917年7月非常国会南下,被孙逸仙拟任广州军政|府财政厅厅长,这时候政学会有人劝他说:“孙逸仙没有实力,是个空架子。你制造这个孙大炮,也不会有什么好处。以你的才华,如投靠西南实力派,定会前途无量。”

所以他屡辞不就,待孙逸仙被排挤入沪后,他才上任那个财政厅长,孙逸仙因此恶其投机。

1920年4月任广东省长,旋因孙在广州任非常大总统而北上投靠北洋军阀政|府,任国会参议院议员,在他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为怀才不遇未遇明主而郁闷时被张汉卿看中。

不是没有人对此提出否定,有位重要人物就评价他说“一位投靠过北洋军阀、孙逸仙、西南军阀的政客,在政治上靠不住!”但是张汉卿坚持用他,任命他为少帅办公室二处的副处长,分担陈布雷政治这一块的责任,在这两年间表现不俗。

外界对张汉卿的用人手段且惊且惧,真正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啊。

对此,张汉卿常自警说:“中华民国多灾多难,好不容易出现些人才,我怎么可以因党派之见、门户之说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一个国家强大的象征,就是能够使人发挥出聪明才智,在其熟悉的领域发挥作用,这才是领导人的自信、国家之福!”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现在,杨永泰就代表自己,和德国政界就中德达成全方位的伙伴关系进行磋商。而他自己,则指明想会见一个人。

冯西克特将军!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人对德国军事腾飞的价值。

如果说施特雷泽曼在政治上使德国摆脱了战败国的枷锁,那西克特就是德国陆军重新崛起的教父:他使所有将领的战争理念提升到了以飞机、坦克为主的现代化水平,储备起大规模的技术型兵种,为德军后来实施闪电战术奠定了坚实基础。

他的这些见识倒不是张汉卿特别在意的,笑话么,比这些更先进的理念他也拥有,你以为经过这么多年的战争考验,穿越前的理论加上后天的实践,他张汉卿还是军事小白吗?

张汉卿想见他,是有一盘很大的棋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