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斩赤红之瞳之往事随风的页面

斩赤红之瞳之往事随风

第9章 交战艾斯德斯

在经过上次暗杀后,已经过了三天,沈桦并没有再次受到偷袭、暗杀,不由想到:“看来真的如他所说,他们是在这里磨练,就是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杀手。”

不过,反正沈桦对此也不感兴趣,若是有人打算暗杀他,沈桦就会用绝对的实力反击回去。

沈桦慢慢在森林里行走着,一路上倒是遇到许多不长眼的危险种,但其实力对沈桦而言,都没什么威胁,轻松就能决解,正好解决了伙食问题。

眼看着就要到森林的尽头,可是,前方突然传来了打斗声。

只见,一位银发女子,面目慌张,捂着胸口,嘴角还有一丝血迹,正快速在前面逃跑着。在其后方,一冰蓝色长发的军装女子,正不慌不忙地追赶,还时不时的射出几根冰刺,戏耍着逃跑的女子。

“嘿嘿,娜杰塔,要再跑快点哦。”后面的蓝发女子邪笑道,还用舌头舔舐-着嘴角,似乎玩得很开心。

看着眼前的森林,前面的银发女子娜杰塔,速度顿时又提快了几分,心中不由暗暗想到:“再快点,应该就能甩掉艾斯德斯了。”

“想逃到森林里甩开我吗?不得不说...娜杰塔,你也有这么天真的一刻啊!真想把你抓回去,好好调教你一番。”说完,后面的蓝发女子艾斯德斯,停下身来,手按着地面。顿时,一层冰面迅速朝着前方凝结而去。而娜杰塔一个不防,顺势摔倒在地。

在摔倒的一刹那,艾斯德斯又是随手射出一道冰棱。摔倒的女子看着直指右眼的冰刺,身体来不及反应,心中暗急:“糟糕了。”

……

看着眼前的一幕,沈桦就知道,现在应该是娜杰塔在叛逃帝国时,被艾斯德斯废掉右眼和右手的时候。

虽然最后娜杰塔在艾斯德斯手下逃掉了,但是眼睁睁的看着妹子被废,沈桦还是于心不忍。

毕竟,一个处男在孤岛上生活了将近三年,会做出什么,大家都懂得……

也不再耽搁时间,沈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来到娜杰塔身后,二话不说就抱起娜杰塔,堪堪躲过了艾斯德斯的这一击。

“噢?救兵吗有趣!”艾斯德斯并不着急,反而是悠闲地站在那里,淡笑的看着。

本打算硬接这一招的娜杰塔,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一脸庆幸道:“是组织派来的援兵吗?”

回头再扫了周围一眼后,发现并没有其他人,顿时大叫糟糕。

“呃……你想多了,美女。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沈桦露出一副大侠风范,装逼着说道。

然而还不等怀中的女子说话,转身便把她放到地上,说道:“你先逃,我帮你拖住她。”

在得知蓝发女子便是艾斯德斯后,又感到对方如深渊般的气势。沈桦跃跃欲试,打算测试一下自己的实力,想知道现在的自己与《斩妹》里的最大boss之间,孰强孰弱。

且,就算最后,自己不敌艾斯德斯,对于逃跑,沈桦还是有些底气的。

看着眼前的神秘男子,想要挑战艾斯德斯,娜杰塔一脸着急,大声叫道:“你快跑!你不是她的对手,艾斯德斯不是你能应付的角色。”

“哦?想要挑战我?有趣,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是否能取悦于我。”听到娜杰塔的吼叫声,艾斯德斯残忍的笑道,并随手甩出几根冰刺。

看着疾驰而来的冰刺。

沈桦快速的伸手,眼疾手快,抓住其中一根冰棱,然后闪烁般用其打飞其它几根,对着艾斯德斯说道:“喂喂,不要一言不合就动手好伐。其实我们之间又没仇没怨,坐下来喝喝茶,谈谈心,再恋恋爱多好。”沈桦一本正经的贱笑道。

艾斯德斯看到沈桦这“灿烂”的微笑,脸微微一红,却又瞬间恢复平静。反而是危险的说道:“比起喝茶谈心,我对拷问和调教倒是蛮感兴趣,何不,你让我调教调教?”

“我可不是M。不过说到调教,要不你让我试试,我还从没有调教过别人,尤其是你这种大美女。”摸了摸下巴,沈桦满脸期待的说道。

“哼。想要调教我,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啊,艾斯德斯立马变脸,提剑就冲了上来。

“那就来吧!”沈桦拔出鸣鸿刀,踏步迎了上去。

锵~~

刀剑对峙,一阵阵气浪翻涌向四周。

“力量不错。”感受着沈桦的这一刀的威力,艾斯德斯不由赞赏道。

“嘿嘿,不错的还在后面呐。”一脚踢向艾斯德斯的肚子,把艾斯德斯逼开。

“我拭目而待。”艾斯德斯看着对面的沈桦,嘴角裂开残忍的弧度。

沈桦把刀横在腰际,喝道:“拔刀斩!”半月形刀罡瞬间横射出去,一路上摧枯拉朽,所到之处,尽皆两断。

而感受到这一击的锋利的艾斯德斯以手撑地,在身前竖起几道厚厚的冰墙,寒气四溢,炫目冰晶。

可是刀罡在接触到冰墙的一瞬间,便被齐齐斩开,仿若一张纸一样脆不可击。

看着眼前这一幕,艾斯德斯瞬间睁大眼睛,不可置信,没有人比她清楚,自己施展的冰墙到底有多坚硬。一般的人,莫说是斩断,就是想留下一道痕迹,都是不可能的。

余势不减的刀罡,使得艾斯德斯无奈,只好跳起躲过了这一击。

“我现在是越来越想调教你了,相信你的惨叫声,一定非常美妙动听。”艾斯德斯一脸认真的看着沈桦,嗜血之气不可言喻。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沈桦微微收敛心神,准备全力以赴。

现在的艾斯德斯,给了沈桦一种,身处在尸山血海的既视感,一望无际的血色世界,无数残破的尸体堆满了整个空间,宛若地狱,只有沈桦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沈桦知道,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杀气。

这种杀气,并不是与危险种搏杀就可以产生的,而是在杀人之后,才能积累下来。

面对艾斯德斯这无尽磅薄的杀气,尽管在看动漫时知道艾斯德斯的恐怖战绩,但是只有在实际面对后,才知道,这恍若深渊似的杀气,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怕。

空间微微凝滞,气氛降低到临界点,战斗一触即发。

瞬间,两人拼杀在一块,沈桦一刀斩出,便是一击刀罡,而艾斯德斯一剑挥出,也是半月型的冰刃,冲破云霄。

刀光剑影,两人以极致的速度,瞬间交手了百回合。

随着两人不断的交手,四溢开的刀罡和冰刃,把四周的大地搞的如同破碎的镜子一样,残破不堪。

纵横交错的沟壑,像老牛犁的田一样,不堪入目。

这时,沈桦一记重击,把艾斯德斯劈退,又闪现到艾斯德斯身后,一刀横斩而出。

可是却被艾斯德斯以冰剑挡住,借力退开。

这时,艾斯德斯却是浮现出了冰冷的笑容,嗜血的看向沈桦。

“不好!”感觉到脚下的动静,一根顶端尖锐锋利的冰柱朝着沈桦面部极速冲去。

来不及反应的沈桦使劲蹬地退去,仰头躲避,冰柱贴着沈桦的脸颊穿刺而过。

可是,艾斯德斯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不过沈桦丝毫反应。

只手按着冰柱,冰冷的说道:“射杀他!”

顿时,几根略细的冰柱,从原先那根分离出来,前仆后继的射向沈桦。

尽管沈桦极力躲避,但还是被其中一根擦中了手臂,一丝鲜血也慢慢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