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特种兵:从火蓝刀锋开始的页面

特种兵:从火蓝刀锋开始

第二十六章枪法训练

就在两位老兵决定的时候。

冯阳光也结束了他的训练,只见他满头大汗,身上的外衣随便系在腰上,上身露出健硕的双臂,一时间展现出他的阳刚之气。

“小阳去洗把脸,准备开饭了”

冯阳光点了点头回答道“好”随后转身朝着洗漱间走去。

三人在餐桌旁边落座,冯阳光正专心致志对抗着桌上美味的饭菜的时候。

这时邓久光开口了,吸引了他的注意。

“小阳,我跟山子商量了一下,我们准备每天早上的话让你自己训练,今天早上我们看你训练的很不错,而且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能教你的...”

邓久光还没说完,冯阳光就开口打断了他。

他在咽下嘴里的食物之后回答道“没事,你们看着安排就好,我相信你们”

这一下倒是让两位老兵感动坏了,要知道他们这才认识不到两天的时间。

但是冯阳光心里却不怎么想,因为以他的学习能力,只要接触到那么他就可以慢慢自己总结,然后融会贯通,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当然有人教固然好,他举双手赞成,因为就不需要浪费那么多时候,所以两位老兵做什么都可以。

吃完饭之后,经过短暂的休息。

还在睡梦中的冯阳光被邓久光叫出了门。

两个人一同来到距离小屋不远的靶场,冯阳光观察到场里的靶子从近到远应有尽有,5米,10米...乃至几百米。

同时他还观察到邓久光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

很快两人来到一张桌子前,邓久光把手枪放到了桌子上。

随后邓久光开口询问道“小阳,你对枪有了解吗?”

冯阳光耸了耸肩无奈道“这东西用一句话来解释,就是我只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

“啊,什么?”

冯阳光解释道“意思就是,我只在电视上看过,没有动手碰过”

这下邓久光更加疑惑了“在兽营他们没教你?”

“师傅,我还是新兵,才入伍两个月就被派到这里来了,兽营都还没教呢”冯阳光解释道。

邓久光一拍脑袋笑道“我把这茬给忘了,行吧,我就重头教你”

随后邓久光示意冯阳光看向桌子上的手枪。

“你眼前这把手枪是,我们国家最通用的手枪——***手枪”

邓久光说着从桌子上拿起手枪,更加详细的讲解起来。

“这把手枪由枪机组件、发射机组件、弹匣组件、握把组件、枪管、枪管套、复进簧、复进簧导杆和联接座等零部件组成”

眨眼间的功夫邓久光手上的枪已经被拆了个七零八落。

他这么做的原因是让冯阳光,更加直观的感受到手枪的组成。

有句话说得好,你使用一件工具那么你先要理解他的作用。

在一旁的冯阳光也用心在倾听。

随后邓久光又在眨眼间把手枪给组合了起来“这把手枪是半自动的,口径9毫米,它有单发和连发的机制,他单发比较稳也容易控制”

说着他朝着不远处5米的靶子开起了枪。

“砰、砰、砰”

冯阳光听着枪声在自己耳边回档。

紧接着邓久光继续说道“而他的连发,却很难控制”

“砰砰砰”

空气中响起一连串的声音。

打完之后他回过头来看向冯阳光询问道“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因为后坐力?”冯阳光不确定道。

邓久光肯定道“没错,就是后坐力,这后坐力是影响准头的其中一个原因”

邓久光把手枪放在桌上,然后示意冯阳光“小阳你来试试”

冯阳光深吸了一口气,手慢慢的向桌子上的枪伸去,要知道男人从小到大最梦寐以求的是什么?什么你说妹子?啊呸这不废话么,这还要你说。

咳咳言归正传,还有一个肯定是枪械,冯阳光也不理外,毕竟一个字帅。

冯阳光把手枪拿在手里,左手轻轻的抚摸着冰冷的枪身,右手则感受着它的重量,重量还不清。

邓久光看到他这样子轻笑道“是不是觉得超帅?”

冯阳光狠狠地点了点头,而眼睛一直没离开手枪。

邓久光看向不远处感慨道“我第一次见到手枪的时候,也跟你一样,觉得特别帅气,现在回想起来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

“来试试”邓久光提议道,“刚刚你肯定看到我开枪的姿势了,你先做姿势”

“因为你是新手,所以我重头教你,我还记得当时我第一次拿枪的时候,向自己班长问了一句‘我啥时候可以像电视里面那样,打手枪那么帅’当时我班长就骂了我一顿,‘小兔崽子连走都不会就想跑了’

我跟你说这个故事的原因就是告诉你,不管你打什么枪基础功得扎实,不能好高骛远,你明白了吗?”

冯阳光连忙点了点头“明白了”

“那就好,听我指挥,双脚分开跟双肩一样,上半身蹲下去一点,好,双手握住手枪,手臂打直,瞄准,对准三点一线,把保险栓打开,扣动扳”

冯阳光听着邓久光的指令一步步照做,眼见瞄准这5米的靶子。

听到前者说“扣动扳机”他右手的食指在慢慢的往下压扳机,随着一声“砰”一束火光从枪口喷射而出。

冯阳光此时的心情有些无法言语,有种很爽的感觉。

在一旁的邓久光很开心“哈哈哈,不错不错,第一次射击就是10环,接着来”

就这样整个下午海训场都被枪声给包围。

“砰,砰,砰”有时候还变成连发的“砰砰砰”

独自一人在小屋的柳小山听到一阵脚步声,抬起头来一看来人是邓久光,而且邓久光看样子脸色也不好。

“老邓怎么回来了?怎么脸色那么差?难道小阳枪法天赋太差了?”

柳小山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邓久光喝了一口水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把柳小山弄得摸不清头脑“你得失心疯了?还是吃过药了,一惊一乍的还又愁眉苦脸又哈哈大笑”

“你才吃错药了,我开心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人才,我难过也是因为这个”

柳小山更加疑惑了“此话怎讲”

“是这样的,我不是叫小阳射击么,没想到这小子射击天赋没的说,现在手枪15米以内指哪打哪,就连其他枪也都运用的很好了”邓久光解释道。

“这不挺好的吗”

“但是我备受打击啊,我以前跟他差不多大,练到他这种水平还用了几个星期,我们班长还夸我天赋好来着,但是跟小阳一比我简直快自闭了,所以这不是在待不下去才跑回来的”

柳小山听邓久光这么一说,确实有点期待他教冯阳光的时候了。